buy bandwagonhost vps

中草藥飼料添加劑的研究与應用中的制約因素

发布于 2014-09-18 来源 网络 浏览 294
摘 要:本文就中草藥添加劑的藥理、作用机理、應用效果、生產工藝等研究現狀及在研究、生產、應用中的制約因素作了較系統的闡述,供研究和生產者參考。關鍵詞:中草藥;飼料添加劑;研究与應用;制約因素 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在傳統飼料中長期、廣泛地大量使用抗生素、化學類藥物和激素類物質作為添加劑,而出現的動物微生態平衡失調,耐藥性和R因子轉移,在動物体及畜產品中殘留,免疫功能下降,以及DNA結构發生突變等种种弊端,已給飼料及畜產品的安全性產生不同程度的危害和帶來隱患,由此而引起廣大研究者和生產者們的高度重視〔1〕。天然中草藥作為飼料添加劑具有促進動物消化吸收,提高飼料轉化率和生產性能,防治疾病,改善動物健康狀況,調節机体非特异性免疫功能等的良好作用,已被許多學者所証實〔1,2。為此,中草藥用作飼料添加劑的研究隨著經驗的積累,其實驗研究技術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和發展近年來在极力尋求高效無公害天然中草藥飼料添加劑方面進行了大量的實驗研究,并在應用研究方面取得了可喜的成果。但還有許多問題和制約因素有待研究解決。本文就中草藥飼料添加劑的研究現狀及研和生產應用中的制約因素作一概述。
1 中草藥添加劑的藥理作用和作用机理据
研究証明,眾多的中草藥中含有蛋白質、維生素、礦物質、免疫增強因子等多种營養成分和生物活性物質,應用于飼料添加劑中,具有安神鎮靜,健胃促消化,理气活血,補益養精,改善机体物質代謝,促進動物生長發育,提高免疫功能,驅虫保健和防病的良好藥理效果。迄今,對中草藥用于飼料添加劑的作用机理尚不十分清楚,多是沿用傳統的中醫藥學理論來解釋。多數學者認為,中草藥本身所含有的蛋白質、維生素、礦物質、免疫增強因子和殺虫、殺菌(毒)素等多种營養成分和生物活性物質,參与動物的消化吸收、物質代謝、免疫調節和防病治病是肯定的。其作用獨特,效果顯著〔2,3〕。
2 介紹几种中草藥飼料添加劑
2.1 松針粉:為松樹葉制成,据測定,含粗蛋白質7%~12%,可消化蛋白質65%,粗脂肪8%~12%,無氮浸出物37%,Se36mg/kg,Fe14~17mg/kg,K12~6.3mg/kg,Mg68.5~742mg/kg,Ca120~195mg/kg,P402~586mg/kg,富含多种維生素和生長素、植物殺菌(毒)素。飼喂實驗結果表明,在肥育豬日糧中添加3%~5%,平均日增重可提高15%~30%,肉仔雞日糧中添加3%,增重可提高81%,仔鴨日糧中添加2%,成活率、增重率和飼料轉化率分別可提高7.1%、11.1%、28.45%,奶牛飼料中添加10%,產奶量提高7.4%〔1,3,4〕。
2.2 桔皮粉:由桔皮加工制成的粉劑,對約里雜一代仔豬(約克夏公豬与里岔黑母豬雜交)添加飼喂試驗結果表明,在仔豬日糧中添加5%桔皮粉,平均日增重比對照組提高1201%(P<005),少耗飼料028kg,飼料報酬提高1049%,与對照組相比胴体重提高113%(P<005),屠宰率提高033%、淨肉重提高1156%(P<005)〔5〕。
2.3 复方中草藥飼料添加劑:用桔皮、神曲、山楂、車前草、黃柏等10多味中草藥按不同比例組合制成的复方添加劑,對仔豬添加飼喂試驗結果表明,在60d試驗期內試驗組比對照組頭均多增重166kg,提高976%,差异顯著(P<005)〔6〕;用山楂、首烏、神曲、丹參等組成的飼料添加劑,以1%的劑量添加在肉仔雞日糧中,在24d試驗期內比對照組增重提高1255%,全淨膛重提高1563%,料肉比降低1408%〔7〕;用黃柏、蒼術、紅辣椒、大蒜素等制成的复方中草藥添加劑,對地方肉雞添加飼喂試驗結果表明,試驗組比對照組總增重只均提高6012g,提高1284%,其中以1%濃度中草藥添加劑組最高,比對照組提高2246%〔8〕;用桔皮粉与有机稀土作复合添加劑,對北京紅產蛋雞進行61d的飼喂飼養試驗,結果,試驗1、2組產蛋率分別比對照組提高12%(P<005)和493%(P<001),產蛋重分別提高207%(P<005)和591%(P<001),飼料轉化率分別提高242%(P<005)和628%(P<001)〔9〕。
 3.中草藥飼料添加劑的加工工藝隨
著對中草藥的藥理作用、作用机理等基礎研究的深入和發展,以定向浸提、濃縮、微載体等技術逐步替代了傳統的藥物篩選組配,直接粉碎混合,添加飼喂的工藝方法。克服了傳統配方工藝產品的添加量大,藥效慢,吸收利用率低的不足。其基本工藝過程為:中草藥材→篩選→定向浸提→脂、水、醇、醚提物→噴霧干燥→微載体粉碎→混合→气流干燥→包裝→質檢→產品〔10〕。但是,上述這些新方法、新工藝,尚不十分完善,目前仍處于試驗研究階段。
 4.存在的問題和制約因素
4.1 迄今,對中草藥飼料添加劑的基礎理論研究极少,眾多的學說是沿用傳統中醫藥理論,而對應用效果方面的試驗研究較多;加工工藝多數生產者仍沿用傳統的直接粉碎、混合、添加的方法,雖然已研究出定向浸提、濃縮、微載体粉碎等精加工技術,但目前尚不完善,還只是試驗階段或小規模試生產。應用于生產和應用仍有許多問題和制約因素有待研究解決。
4.2 一是中草藥藥物成分复雜,多為复雜的有机物,一味中藥所含成分數十种甚至上百种,其成分還會因產地環境和采收季節的不同而有所變化,很難确定某一化學成分為藥用的唯一有效成分;二是中草藥藥物成分檢測難度較大,目前尚缺乏有關中草藥添加劑的國家標准和統一的檢測手段,一般常見的只是感官檢測和顯微檢測,這兩种方法只能進行簡單的鑒別,無法對其成分加以判定。也就制約了產品向深度、精度研究、生產和應用的發展。4.3 作用机理尚不完全清楚。用于飼料添加劑的中草藥無論是單方或复方,其作用大多是借鑒中醫藥歷史資料和臨床用藥經驗的積累來确定,可以說中草藥作用甚多,用途廣泛,效果顯著,在許多方面是抗生素無法相比的。而研究較多的是中草藥的配伍及配伍后的作用和效果,一味中草藥具有不同的作用,同樣,不同中草藥也具有相同的作用,有些中草藥配伍時不僅有效作用不能發揮,還會產生相反的作用。因此,在傳統中醫理論中就產生了中草藥配伍時的“四气、五味、升降沉浮和七情十八反”的用藥原理。但這僅停留在臨床用藥的經驗累積上,未及深入到藥物作用的主要化學成分、動物体內的代謝、轉化方面。藥物作用都有其物質基礎,要真正掌握藥物作用的机理,首先必須弄清楚藥物作用的化學成分以及在動物机体、組織、細胞內的代謝;再次,這些主要發揮作用的化學物質与動物机体的何种物質發生反應,反應后產生什么變化而達到用藥目的;最后,配伍后的中草藥,它的作用互補性是如何通過物質轉化實現的都應弄清楚。由于中草藥作用較多,對動物机体的調節和作用又是多方面的,加之成分复雜,相關研究資料稀少,尚無標准可參照,企業要從藥理方面逐一進行試驗研究,尚缺乏相應技術和雄厚的資金。
4.4 中草藥的安全性問題。長期以來,人們認為中草藥是天然的,用作飼料添加劑應該是安全的、綠色的。但是,中草藥既然是藥,就有一定的毒副作用和殘留。研究証明〔11〕,中草藥的毒副作用主要表現為:
4.4.1 抗生育、抗著床及妊娠毒性。如穿心蓮、本品用途廣泛,現許多獸藥厂家生產的純中藥飼料添加劑中配有此藥,但本藥對小白鼠有顯著的抗著床及終止早、中、晚期妊娠的作用.4.4.2 免疫系統毒副作用。如大黃可使“虛症”的大鼠胸腺、脾、腸系膜淋巴結等免疫器官變小、減輕。
4.4.3 呼吸道、泌尿道、腸道及循環系統毒副作用。如土木香、性辛、苦、溫,歸肝、脾經,可健胃和脾,調气解郁,如大劑量的給家兔口服土木香,可升高血糖,中等劑量可降低血糖,一般毒性表現為自發性和反射性活動麻痹,隨后呼吸停止而死亡;又如苦杏仁,性苦、微溫,有小毒,歸肺、大腸經,口服劑量大易產生中毒,首先作用于延腦的嘔吐、呼吸、迷走及血管系統中樞,其中毒机理主要是由于杏仁所含的氫氰酸很易与線粒体中的細胞色素氧化 的三价鐵反應,使細胞的呼吸受抑制而導致死亡。据報道〔11〕,中草藥的殘留可歸納為有益殘留和有害殘留。有益殘留一般可改變畜禽食品的風味或顏色,或可透過胎盤屏障用于治病防病;有害殘留一般可在動物体內產生蓄積性中毒,給肝、腎等造成損害或殘留在肉、內臟中,食用后可能給人体造成一定副作用。但是,一味中藥,其中的某些成分是否在体內殘留和蓄積,殘留期多久,尚欠缺相關資料。由于某些中草藥具有一定的毒副作用和殘留,作為飼料添加劑利用時,就要正确把握,揚長避短。同時對配伍、用法用量、添加時期、休藥期、使用動物等都要嚴格掌握。
4.5 中草藥的配方及生產技術問題,目前,大多數添加劑生產企業在制定中草藥添加劑配方時,一是借助中醫資料記載优選,二是根据中草藥的用途、功能進行組方,再通過飼喂試驗,檢驗其效果后优選。這就只注重了添加劑的使用效果,而忽視了中草藥的那些主要成分對動物机体內的變化和作用結果進行深入研究。在設計配方時應針對不同動物和生長階段的需要,按照中醫理論“辯証施治,理法方藥”的原則,再借助科學儀器分析手段,分析中草藥中的有效成份和營養成分進行組方。組方后必須進行飼喂、藥理試驗研究。优選出針對某一特定畜禽生長發育階段配方,同時也應進行在動物体內的代謝、轉化和殘留量等的測定分析,特別是要進行毒副作用的試驗研究。只有科學組方,才能保証對畜禽及畜產品的安全性;至今,生產的中草藥飼料添加劑,以原料藥粉碎、攪拌混合直接添加于飼料中。生產設備少,加工成本低,大多數生產厂家僅停留在現有粗制品的生產水平,致使添加量過高,(一般添加量都在1%以上,有的高達10%),不僅產品咻敗⒈4娌环奖